梧州碎尸案(梧州碎尸案件)

1950年,南京市公安局的民警同志来到了江宁县,他们走到一户人家门口。



这幢房子的门上贴着大红的喜字,工作人员向周围的邻居了解情况后,知道屋主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嫁给一个大资本家当“填房”了。显然,这个婚肯定结不成,因为公安局民警特地过来,就是为押走此时正在家中待嫁的新娘子。



新娘申少珍自从进了公安局,整个人就心神不宁,她脸色苍白地低着头,时不时偷看一旁脸色严肃的民警同志。



其实她早就发现有人在追查她的下落。不久前,她跟着一个名叫“吴家班”的绍兴戏班子在秦淮河夫子庙附近演出,申少珍口中念着唱词,往台下一扫,就眼尖地发现看戏的老百姓里有几个人不太对劲。他们混在观众里,却根本没将心思放在演出上,反而死死把守着几个出口,显然准备等演出一结束就上来抓人。







图|秦淮河



别人或许不会在意,申少珍不一样,她心中有鬼,下意识就认定这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,所以她不敢在戏班子里久留,趁着去后台化妆的机会偷偷溜走。后来的几天,申少珍都没有去戏班子,而是躲起来准备嫁人。



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十有八九是暴露了,以后肯定不能继续在戏班子里抛头露面,但申少珍没办法抛弃现在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,所以直接答应了一个资本家,给他做填房,可惜还没正式结婚,就被民警同志逮捕了。



申少珍在看守所里呆了几天后就被提审了,审她的人是特地从上海赶来的,叫马新民。马新民往她面前一坐,没和她整那些虚头巴脑的,开门见山地问:“你知不知道陈亦川现在的情况?”



一听见这个名字,申少珍脑子里就嗡地响了一下。她整个人都僵住了,嘴唇开合了几下,没发出半点声音,等回过神后就条件反射地拼命摇头:“不认识,我不知道他是谁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

但马新民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,当然不可能相信这些话的,他把自己搜集到的证据一一摆在桌上,严厉地说:“你不要想蒙混过关,老实交代你和陈亦川的关系。”



面对这些铁证,申少珍只得承认自己给陈亦川做了三年多的情人,一直到去年才中断了这种关系,而且从1949年4月份之后,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络过了。



马新民又问:“那你知不知道,现在陈亦川在哪里?”申少珍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不知道,一年过去了,他没有联系过我,我觉得他不是逃到**去了,就是留在上海了,上海,他很熟。”马新民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记下了这些情况然后汇报给了上海市公安局的领导。



这个陈亦川究竟是什么人?上海公安局又为什么花这么大的心思想要抓住他呢?







图|50年代上海的老照片



要了解这一切,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就是被沈醉评价为“蒋介石一提这个人,假牙就发酸;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又露面了,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”——“暗杀大王”王亚樵。



王亚樵,安徽合肥人,1887年生,他聪颖过人,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,学了一手出神入化的q法。16岁那年,才识出众的他就考中了秀才。1915年,一直致力于反清救国运动的王亚樵追随孙中山,加入到讨伐袁世凯的斗争中。



为达成打倒军阀的目的,他多次向孙中山上书,建议成立一支暗杀组织,专门暗杀反动军阀,但孙中山却没有采纳,甚至严厉批评了他的这个想法:“革命应该用武装力量彻底推翻其组织,而不在于杀死一两个人。”



上世纪20年代初,“暗杀”理念得不到赞同的王亚樵来到上海,决心在这里干出自己一番事业。他一到上海,就成为安徽籍上海工人队伍里的领头羊,不久接管了“安徽旅沪同乡会”。



在王亚樵的领导下,这支队伍愈加壮大,成员甚至达到了数百人。







图|王亚樵



这群人人手一柄斧头,别名“斧头帮”。斧头帮的成员在王亚樵的带领下,投入上海滩混乱的局势中,搅风搅雨,让上海包括杜月笙、黄金荣在内的其他势力不得不畏惧退避。



王亚樵的理念很简单,四个字,以杀止杀。无论是旧军阀、封建余孽,还是汉奸特务、流氓恶霸,只要是罪人,王亚樵就会带领组织里的成员将他们一一除去。



1927年,蒋介石勾结帝国主义和大资产阶级,发动了臭名昭著的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无数革命人士牺牲在这场浩劫中。眼睁睁看着救国救民的同胞惨死,眼睁睁看着自己所钦佩的孙中山先生倡导的“国共合作”等三大政策被蒋践踏,王亚樵心中悲痛万分,他把以蒋介石为代表的**反动派记在了自己的“暗杀名单”上。



1931年夏天,正在竹林小道内散步的蒋介石被人射击,但因为开q者离他太远,导致子弹没有命中,他这才捡回了一条命。同年7月末,在上海北火车站,秘书唐腴庐因为戴着与宋子文一样的巴拿马帽被刺客乱q打死,宋子文侥幸逃过一劫。







图|“四一二”老照片



1932年“一·二八”事变后,由于蒋介石消极抗战,**zf与日军签署了丧权辱国的《淞沪停战协定》,得意洋洋的日寇于4月29日在虹口公园为作战胜利举行祝捷大会。



当会场上的日本人为自己犯下的侵略恶行举杯相庆时,轰然一声巨响,有人引爆了事先安装在场地里的**,日本原关东军总司令、上海侵华日军总指挥白川义则当场殒命。没过多长时间,偏袒日方的英国外交官李顿在暂住上海期间也遭到了暗杀。



做下这一系列暗杀大案的幕后主使,就是嫉恶如仇的王亚樵。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屡屡受到此人影响,心里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,他立即找来了曾经在王亚樵手下做过事的戴笠,先让他去劝降王亚樵。



戴笠得到命令后,先是和曾经做过王亚樵门生的胡抱一带着4万元巨款前往上海,企图用**厚禄收买王亚樵,被拒绝后,不死心的戴笠又找到胡宗南,让他给王亚樵写信,提出两个人一起合组安徽省zf,由王亚樵担任副主席这一职位。







图|戴笠



但王亚樵要的根本不是这些,已经做了蒋介石走狗的戴笠怎么可能会明白他的志向。



戴笠两次劝降都以失败告终,只能灰溜溜回去见蒋介石。蒋介石听完报告后脸色难看至极,他咬牙切齿地说:“一个月内,你必须将王亚樵缉拿归案,要是我在一个月内没看见他的人头,你就提着自己的脑袋来见我!”



但要追捕王亚樵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王亚樵自己就是搞“暗杀”的,反侦察意识和隐蔽的手段远远不是**特务能比的。在上海,他光是秘密住处就有十几个,当他出门在外的时候,也总是乔装仪容,连行走的路线在一天之内就要改变很多次。



戴笠没有办法,只好选择了最耗时耗力的大面积搜查,他先是封锁上海所有对外的海陆空通道,确保王亚樵没法逃去外省,只能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然后在王亚樵那十几个秘密住处外安排大量人手,要他们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蹲点监视。



除此之外,蒋介石甚至发布了一项悬赏令:“协助抓住斧头帮帮主王亚樵者,赏一百万元。”







图|王亚樵



要知道,当时一个中等银行的全部资金大概也就一百万元,而其他被悬赏的“**要犯”也不过十万元,可见蒋介石是铁了心要王亚樵的命!



在金钱的诱惑下,有知情人找到了**军统特务,密报了王亚樵在上海的新住处,但一百多名特务将那栋房子团团围住后,戴笠带人冲进去搜查,结果却一无所获,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原来,早在特务们包围这栋房子前,已经听见动静的王亚樵就顺着水管跳了下去,然后躲在了郊区乱葬岗的一具棺材中睡了整整一夜。



戴笠使出了全部手段,依旧没能完成任务,无奈之下感慨道:“哪有人能对付王亚樵啊!”无功而返的他声泪俱下地向蒋介石认错,蒋介石也不好真的让自己培养出的心腹以死谢罪,最后只是随意训斥了几句。







图|蒋介石



另一边,知道蒋介石派人四处追杀自己的王亚樵在1933年8月暂时前往香港躲避,但他并不是怕了蒋介石,而是酝酿着一个新的暗杀计划。



在香港,王亚樵联系上了李济深,他们吸取从前刺杀行动失败的经验,决定派王亚樵手下的华克之取得南京晨光通讯社社长这个职位,用记者的身份接触**的高层人员,以此打探蒋介石的动向。



1935年11月,**在南京湖南路的礼堂里召开了四届六中全会,各个新闻机构都安排了记者到场采访。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原本参加会议的蒋介石却迟迟没有抵达会场,时任行政院长的汪精卫只好站出来带领全体中委拍照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变故发生了!



几声q响接连响起,站在最前面的汪精卫倒在了一片血泊中,一名手持q支、记者打扮的可疑人员刚要趁乱逃离,就被卫士当场击毙。让**人士庆幸的是,汪精卫虽然身受重伤,但由于刺客携带的q支洞穿力不大,没有危及到汪的性命。







图|汪精卫



此事一出,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当时没有到场的蒋介石,认为就是他安排了这次刺杀行动,所以才没有在会场出现,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更是揪住蒋介石大吵大闹,一定要他给自己一个说法。



蒋介石虽然干过暗杀的恶事,但这次真是平白无故背上了一口黑锅,他有嘴说不清,只能把戴笠找来痛骂一顿,要他立刻查清楚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。



结果出来后,戴笠瞪着那个名字说不出话来:又是王亚樵!



原来,王亚樵最开始是打算在照相时击毙蒋介石,才安排了自己的手下孙凤鸣伪装成拍照的记者来到会场,但没想到蒋介石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现,孙凤鸣不想放弃这次行动,于是临时把目标转向了汪精卫。







图|王亚樵(圈红处)



至于王亚樵,此时已经转移去香港了。



蒋介石彻底明白,王亚樵要是不死,等同于自己身边埋着一枚定时**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夺走自己的性命,他给了戴笠半年的时间,一定要除去王亚樵。



看着蒋介石阴冷又坚决的双眼,戴笠明白,如果说上一次的命令自己还能靠苦肉计蒙混过关,这一回蒋介石是不会再松口了,自己和王亚樵,只能活一个!



戴笠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,这回可真是得倾尽全力追杀王亚樵。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,手下一个名叫陈亦川的特务提供了“王亚樵已经离开香港,现在身在广西梧州”的消息。







图|今天的梧州



当时,南京国民zf外交部已经伙同英国zf逼迫香港当局帮助逮捕王亚樵,收到消息的王亚樵在李济深的安排下去往广西梧州暂时躲避风头。



会有这个决定,一方面是王亚樵考虑到李济深的老家就在那里,另一方面也因为广西是李宗仁和白崇禧的地盘,他们与蒋介石表面上一片祥和,实际私下早就离了心,所以蒋绝不敢把自己的人派去广西。



王亚樵就这样在广西隐姓埋名了一段时间,但他知道蒋介石不会善罢甘休,因此没有丢失警惕心,时刻戒备,以防万一。让王亚樵没想到的是,的确有人找到了他,那个人并不是**的特务,而是一个柔弱娇小的女人。



这个女人的名字是余婉君,她的身份非常特别,是余立奎的情人。余立奎不仅是王亚樵的部下、好友,更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





图|李宗仁



王亚樵躲藏在香港的那段时间里,**特务们已经找到了他的住所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余立奎果断安排王亚樵撤退,自己则被特务逮捕了。



余婉君一见王亚樵,立刻哭着讲述自己在香港过得很苦,要求也要来梧州居住,她口口声声说“余家人都对得起王大哥”,王亚樵想起为自己身陷囹圄的好兄弟,当场就坐不住了,不仅让人安排了她的住处,还承担了她的生活费。



1936年9月中旬,余婉君邀请王亚樵来自己的住处,说有要紧事找他商量。王亚樵并没有多想,他信任余立奎,当然也不会防备余立奎的女人,但手下却劝阻他:“我总觉得余婉君有事情瞒着我们,她见到我们的时候,神情很慌张,我感觉不太对劲。”



王亚樵想了想,说:“立奎被判了死刑,我们要是有对不起婉君的地方,就太愧对他了。”



他说完,按照约定抵达了余婉君的住处,但就在他上楼的时候,一道人影从隐蔽处冲了出来,往他的脸上洒了一把石灰!







图|王亚樵



王亚樵双眼剧痛,他在这种时候下意识大喊“婉君,危险”,然后拔出腰后佩戴的**,仅凭感觉对着先前敌人出现的位置连开几q。埋伏已久的特务们一股脑冲了出来,对着无法睁开双眼的王亚樵一顿扫射。



无力反抗的王亚樵身中数弹,缓缓倒下了……



余婉君惨叫一声冲上前来,扑在王亚樵的尸体上痛哭:“九哥,是我对不起你啊!”她沉浸在悲痛中还没回过神来,残忍的特务已经走上前,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。



这一切,都是戴笠和陈亦川的计划。他们知道王亚樵虽然“狡猾”,但是很重感情,于是前往广西梧州前,先在香港把余婉君给找了出来。



为了取得余婉君的信任,他们安排几个流氓调戏她,等她被逼入绝境的时候,再让特务程子贤出面救人。余婉君果然中计,把程子贤当作自己的救命恩人,对他唯命是从。







图|戴笠



程子贤在和余婉君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后,多次打探王亚樵的下落,但余婉君始终守口如瓶,只回答不知道,他于是故意说:“蒋委员长其实非常欣赏王亚樵,他一直叫我们找他,是为了招揽他,甚至放话要给他一个省主席的位置,到时候不仅王亚樵可以平步青云,还能把被关押的余立奎给捞出来。”



程子贤为了证明这番说辞,请戴笠亲自飞到香港,给了余婉君十万元巨款。戴笠握着余婉君的手,并假惺惺地表示:在投奔蒋介石前,他就和王亚樵是结拜兄弟,自己是不可能会害王亚樵的。



信以为真的余婉君听从戴笠的安排来到广西梧州,并且帮助**的特务引出了王亚樵,最终导致了王亚樵之死,而她自己也没能逃过特务的杀害。



第二天,报纸上就报道了王亚樵的死讯,延安方面也在不久后得知了这个噩耗,**沉默了很久后,说道:“王亚樵,杀敌无罪,抗日有功。小节欠检点,大事不糊涂。”







图|**画作



其实,早在王亚樵被杀害之前,就已经决定投奔**了。他让自己的手下余亚农、张献廷二人去延安联络gcd说明自己的态度,而延安方面也同意了接纳王亚樵,等到余张二人欣喜若狂地带着消息火速赶回梧州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

余亚农在王亚樵的墓前含泪朗读了****写给王亚樵的信件,并将信件焚烧,接着就带着剩下的兄弟前往延安参加革命。



时间来到1950年3月,也就是申少珍被捕的几十天前,上海市公安局成功逮捕了**保密局上海站站长刘葆珊,经过审问和搜捕,一批伺机危害新中国安定的潜伏特务落网,但在名单上出现的陈亦川却不见踪影。



在上海解放前,于暗杀王亚樵行动中立功受赏的陈亦川并没有逃往**,而是接受任务留在了大陆。解放上海后,上海市公安局曾经专门派人去陈亦川的老家安徽省霍邱县了解情况,但陈亦川这个人却像断了根一样,民警同志们把和他相关的人员问了个遍,也没有获得半点线索,这件事暂时就被搁置了。







图|上海解放老照片



但天网恢恢、疏而不漏,此次在上海落网的一批军统特务中有一个名叫姜深义,他交代了自己知道的情况:自己和陈亦川是老乡,1948年年末,两人曾经在上海见过一面。



上海市公安局侦察员马新民在发现这个情况后立刻提审了姜深义,并得到了“陈亦川有个情妇还在南京”的重要情报,她就是文章开头被拘捕的“吴家班”戏子,申少珍。



申少珍没有说错,陈亦川还留在上海。但是他使用的是一个假身份,也没有在解放后去公安局登记,后来邻居认为陈亦川的言行可疑,写信给了榆林区公安分局进行检举,1950年4月,陈亦川被榆林区公安分局逮捕关押,这也导致侦察员始终找不到他的踪影。



王亚樵命案的要犯几乎都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处,只差陈亦川,他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!







图|50年代上海老照片



1950年6月上旬,榆林区看守所接到了一个刚被逮捕的军统特务的举报:他看到了陈亦川!



原来,那天刚好是在看守所内的犯人放风的时候,这个特务随便往边上一看,忽然觉得一个人非常眼熟,但他的名字是“徐庆楚”,自己是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。特务暗暗地打量那个人的长相,一边看一边回想,总算记起来了他是谁。



看守所的工作人员立刻向上汇报了这个情报,然后将他押送至上海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,陈亦川再也无法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,他面对民警同志,一五一十交代了自己曾参与的所有特务活动,包括杀害王亚樵一案。



1950年9月,那天的上海下着一场小雨,仿佛革命烈士的英灵正在无声地控诉反动特务的罪行。陈亦川在**战士押解下走上刑场,他眼神慌乱而绝望,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。



一声q响,陈亦川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。

相关推荐

  • 网上买的联通流量卡不能用(物联卡不能用于个人)

     需要注意的是,物联卡本身是不允许在个人设备(手机、平板)上使用,更不允许在一些大型电商平台上公开销售,所以,在一些电商平台上面销售的物联卡,都建议不要考虑。为了省钱,物联卡,又是纯流量卡被很多人都在使用,但是纯流量卡没有通讯功能,还存在一定的网络安全问题,所以,如果用于手机上,还是建议大家慎之又慎。今天,为了更好的使用物联卡,为了能够避雷那些垃圾…

    2023-05-28 投稿
  • 薄荷叶泡水(薄荷叶泡水用开水还是温水)

    俗话说,“白露秋分夜,一夜凉一夜”。意思是到了白露,天气转凉,地面的水汽结露开始增多,炎热的夏季慢慢过去,凉爽的秋天正式到来。白露是一年中昼夜温差最大的一个节气。秋风萧瑟,降温的同时,把空气中的水分也吹干了,中医把这种气候特点称为“秋燥”。“白露秋燥猛于虎”,容易出现口干、唇干、咽干、皮肤干燥等症状。预防秋燥的方法很多,最简单实用的方法就是吃东西,因此在饮食…

    2022-05-07 投稿
  • 一分为二音频线是什么,为什么音箱有两个接口

    我们平常用到的最多的就是单条的音频线,但是各种电子设备的广泛使用,单条线已不能满足人们的享受的需求,就出现了一分为二的音频线、一分为三的音频线、一分多条的音频线。接下来我们就先来了解一下一分为二音频线的相关知识吧!一分为二线是可以同时用耳机和音响,没有这个线只能用耳机和音响的其中的一个。一分二音频线非常适合年轻情侣或者闺蜜使用。现在人们都处于快节奏的生活中,…

    2022-03-15
  • 陈冠希前女友杨永晴传婚讯,曾微博示爱相恋5年,今33岁终嫁他人

    近日,陈冠希前女友杨永晴被曝下月将举办婚宴。随后她的父亲杨超成也证实了此事。“多谢了,是下个月办婚宴,女婿很好很疼我女儿,他们很低调,我就不多说了!” 虽然陈冠希的绯闻女友很多,但唯一公开承认的却只有杨永晴。杨永晴是富商杨超成的女儿,杨受成的侄女,万贯缠腰是一位富家女。陈冠希与杨永晴于2006年开始拍拖,陈冠希也当众宣布,这次感情十分认真。相爱两年…

    2022-04-27 投稿
  • 蝴蝶结步的慢动作分解,蝴蝶结的教程慢动作

    到了这种季节,怎样给自己的丝带绑个漂亮的结,这可真是令人最头疼的一件事了。要说绑带要怎么绑才好看,这几招蝴蝶结系法就很实用,简单大气又不失美感。 衬衫上的蝴蝶系法 步骤一:将带子两端像这样叠放,左边在下,右边在上;   步骤二:将右边下端部分折叠上压三分之二,大拇指按压在交叉点;   步骤三:左手将左下端带子从里边穿过;   步…

    2022-03-17 投稿
  • 手工艺品制作方法,怎么做小兔子的手工

    癸/ 卯/ 庆/ 春兔年手工制作  这个兔子不倒翁很好玩,操作也很简单哦!一起来做一只会摇摆的可爱兔子吧!  准备材料:彩色卡纸、水彩笔、双面胶、剪刀等。 制作步骤:如下图所示快快行动起来吧~  

    2023-07-04 投稿
本站部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

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等内容,请联系我们举报!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